全球油價迎來「回光返照」?

張敬偉
近期,國際原油價格趨勢上調,油價上漲的動力來自沙特。這個石油輸出國組織(歐佩克,簡稱OPEC)中的「老大」,近期發生震驚海灣和全球的大事件。沙特81歲的老國王支持、32歲的新王儲主導的沙特反腐運動,接連拿下十餘個當權王子和數十個政府高官,包括有「中東巴菲特」之稱的「瓦利德王子」。
沙特反腐運動,輿論有諸多解讀,大抵都是權力洗牌之說。不過,由於沙特在全球油市的地位之重,該國政局發生變化,自然會在全球油市形成傳導。更重要的是,王儲本.薩勒曼不僅在國內進行鐵腕反腐,其外交政策也相當強硬。近期,沙特和伊朗、黎巴嫩的關係變得異常緊張,沙特和伊朗甚至有爆發中東戰爭的危險。包括沙特等一眾阿拉伯國家對卡塔爾的外交圍堵,也是這位鐵腕王儲的傑作。
王儲的內政外交動作,使中東產油國都介入其中。全球油市陷入不確定的恐慌中,油市自會發生條件反射作用。因而,國際原油價格一度升至兩年來的最高位(67美元/桶)。中國是全球原油消費第一大國,水漲船高必然會波及到市場消費終端,成品油調價窗口開啟,也是理所當然。
中國市場對油價漲跌已經適應。全球卻在關切,沙特反腐運動帶來的油價攀升是否「回光返照」?
金融海嘯之後的危機周期之內,全球油價一路跌至20美元/桶。油價低迷,讓OPEC國家和其他產油國陷入危機邊緣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美國頁巖油不僅以低價衝擊全球油市,而且美國還開始出口原油。在此情勢下,產油國為了生存而不得不放棄低價比拚的零和博弈,而進行效率不高的限產談判。伴隨?限產共識和全球經濟的好轉,國際油價開始回升到40-50美元上下。
從市場遠景看,油價在此區間已經不錯了--上衝百美元區間幾乎不可能,跌回到20美元也是小概率事件。畢竟,全球能源市場發生了結構性變化,如果說美國的頁巖油低價衝擊還隻是化石能源的價格戰,清潔能源的使用則對原油市場具有革命性的衝擊。原油在全球地緣政治和經濟格局的能源安全作用大大降低,清潔能源技術的研發和新能源的使用,將成為未來幾十年國家間競爭的主陣地。誰能掌握清潔能源技術,並能將新能源廣泛運用於民用領域,誰就能在新的經濟周期獲得可持續發展的新動力,且能確立在全球的競爭優勢地位。
歐洲已經確定了放棄燃油汽車的時間表,全球主要經濟體也在規劃本國的清潔能源計劃。電、氫電池乃至原子能,都會成為民用領域的新能源選擇。當然,原油和煤炭這些化石能源,不會徹底走出市場舞臺,但是在全球能源市場中不會再起主導作用。
故而,原油價格不會再現曾經的「黃金時代」,而是慢慢成為夕陽產業。
夕陽無限好,隻是近黃昏。隻是因為「近黃昏」的危機感,年輕的沙特王儲才有了產業轉型、國家變革的抱負。在其規劃的「2030遠景」規劃中,沙特要實現從石油依賴到新數據支撐的轉型升級。無論是2萬億美元的龐大轉型計劃還是5,000億美元的能源新城計劃,抑或是把沙特變成溫和的穆斯林國家,都需要國家進行係統化的改革。不管怎麼改革,最終都會觸及到國家生存的基礎--石油根基。
沙特的國力、區域領導力以及外交影響力,其實都源於原油資源的滋養。但是沙特的原油資源,卻掌握在龐大的利益集團手中-擁有5,000多位王子的王族和少數官僚精英手中。而全國佔比70%的年輕人,近三成卻處於失業之中。當然,作為傳統的伊斯蘭教國家,國家意識形態被宗教所控製。王儲的改革,首先要突破王公貴胄掌控原油資源的利益圍城,取得經濟基礎上的主導權,才能最終在上層建築中實現意識形態的突破。由此理解王儲的反腐行動,主要是攻下原油利益集團的堡壘,然後才能推進沙特去原油依賴的產業轉型。當然,借力民眾對利益集團的不滿,也是王儲推進改革的動力。
弔詭的是,去原油依賴的改革,引發了原油市場的動盪,從而將原油價格推向新高點專案組民警多次往返於全國20多個省市進行調查取證
不管沙特反腐運動走向何方,沙特改革是否成功,原油價格的上漲都是「回光返照」。新能源市場的大勢下,原油市場走向末路已是必然。
原文地址:http://paper.wenweipo.com/2017/11/20/PL1711200005.htm